關於玉木家


 
      2015年春天,分散在東京、名古屋與沖繩各地的玉木家族成員,一起回到沖繩石垣島,聚集在二哥經營的四層樓青果屋,準備慶祝玉木奶奶88歲大壽,100多人的家族盛宴,讓小小的空間突然又擁擠、熱鬧了起來,換上盛裝的玉木奶奶,笑得比過往都更加燦爛。

 

      玉木玉代奶奶本名石玉花,20歲的時候嫁給了本名王木永的玉木真光,闊別南投老家隨著丈夫來到石垣島打拚,在這裡養兒育女,一待就是一輩子。玉木真光原本是彰化鳳梨農民,日治時期,在臺灣總督府諸多政策變革之下,為了謀生,出走到沖繩石垣島開墾。原本看似一片光明的前景,卻因為二戰戰火無情的延燒而面臨瓦解,石垣島上共同創業的60餘戶台灣鳳梨業者,不得不放下積累10多年的耕耘,在美軍空襲四起的夜裡搭上逃生船,空手回到基隆港。也正是這一次的返國,玉木真光認識了妻子,兩人在戰末、台灣光復與二二八事件一連串戰亂與變動之間幾經波折後,終於再度前往石垣島,靠著一畝鳳梨田開始打拼。

 

      經歷日治、二戰、台灣光復以及沖繩回歸日本一連串戰亂與政治變動,玉木一家人數度在兩個島嶼之間漂流,在兩種語言、兩個名字、兩種國籍之間拉扯,如同所有沖繩台灣移民的第二代,7個孩子們的成長過程裡不斷面臨著身分難題。然而血緣裡的溫暖,總會在心中逐漸滋長成無以名狀的懷念與認同。第三代的玉木家孩子,雖然外表已是徹底的日本人,住在東京,組了個搖滾樂團,「我是石垣島出身,台灣混血的慎吾!」但舞台上,他這麼喊著。

 

      走過大歷史大時代的玉木阿嬤,如今有27個孫子、40個曾孫,成為八重山台灣移民中最大的家族。基隆港與石垣島之間僅僅260公里的距離,關於玉代家族與所有沖繩台灣移民的漂流歷史,就像那在兩個島嶼之間來回持續拍打的海浪,曾經年少的如今也都已經長成,用屬於他們的姿態,將他們的故事一代一代訴說下去。